Categories :

欧洲游回暖旅游专业人士“回巢”

3月14日起,中国对瑞士、爱尔兰、匈牙利、奥地利、比利时、卢森堡六个国家持普通护照人员试行免签政策,这些国家持普通护照来华经商、旅游观光、探亲访友和过境不超过15天,可免签入境。

今年7月,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即将在巴黎举办,七八月份巴黎“一房难求”,将带火整个欧洲旅游业。有业内人士预测,随着出境游市场的不断放开和各种利好政策,今年欧洲出境游将迎来全面复苏。随着出境游需求的激增,对专业出境游从业人员的需求也在增加。那些去做了直播、买了农产品、开了咖啡馆、做了培训师的旅游人们,踏上了职场回程。

欧洲团线月份开始,王昕陆续开始接到一些欧洲线以法国线为主定制小团的单子,这些客人借着奥运会契机,希望深度游玩法国。他们对旅游团游的品质要求较高,特别是在用餐和酒店方面。“以前欧洲线选用的是当地三星酒店,现在客人都要求至少四星酒店,还有些客人直接要求五星酒店,他们宁可多花钱,也要住好一点,注重体验感。” 欧洲游市场逐步复苏,但是产品形态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差别。传统的走马观花式的欧洲团业务越来越少了,差异化竞争开始越来越明显,“现在主题定制游的需求越来越明显,大家对个性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”

王昕告诉记者,疫情前欧洲发的四五十人的大团,现在欧洲线人的小团,甚至更少。加上疫情后欧洲当地人工成本、地接成本上涨,以及通货膨胀因素,现在欧洲线%左右。

王昕是曾是浙江万国国际旅行社副总经理,2006年大学本科英语毕业后就开始从事出境旅游, 2020年前,他一年差不多要做80个定制团业务,还做旅行社批发业务。

疫情之后,他的客户从旅行社同行转向了散客。目前他一个月可以至少接到五六单欧洲定制团业务,以暑期欧洲杯、奥运会和一些会展主题活动为主,价格普遍在人均3万以上,最好的时候可以收二十多个人。

今年41岁的王昕从事出境旅业已有18个年头,2020年疫情开始,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国际航班停航,无米可炊的王昕意识到,不能再盲目等待,需要转型。自己多年做旅游,有人脉资源,能卖旅游产品,应该也能卖其他产品,于是选择了生鲜行业。

很快,王昕发现了,做社区生鲜需要大量人力跑腿,自己人手不够;很多社区团购背后有资本支持,烧钱换流量,用低价成本来获取客流,自己资本也不够。

当时不少旅游从业者依靠自己的业务销售人脉转型,有人做了保险,有人做了二手房中介,有人做起了医美整形,还有人依靠过去的导游资源做起了代购。“这些行业没什么门槛,收入靠业务佣金和提成,但是只能维持生计,无法做长线在行业内立足。”王昕说。

2020年下半年,凭着敏锐的市场嗅觉,王昕发现,虽然疫情阻挡了人们长线游的步伐,但是周边游、亲子游却越来越火爆,大家在家里呆久了,走向大自然的愿望就越来越迫切。

“当时露营就慢慢火起来了,很多人开始热衷户外露营,这跟我的预判差不多,但是我不能去卖露营产品,我得找一个跟露营有联系的产品,我想到了咖啡。”

2022年4月,经过大半年的选址、设计、装修,招工等一系列筹备工作,王昕的双喜咖啡馆在近江地铁站附近开张,店里的主打产品是平均客单价为25元的手冲咖啡,周一至周五面向钱江新城的白领和附近居民,周末则主要服务露营或者企业团建。第一家店的选址是精心挑选过的。

“这个位置处于钱江新城和望江新城,可以辐射周边的白领、国企和外资企业,这些群体普遍比较年轻,对新鲜事物有好奇心,在做咖啡的同时,做一些企业周边游团建拓展和商务旅游。”利用这样的逻辑,2年时间里,他用“咖啡+”串联起了不少知名企业的团建活动,也让自己的旅游产品定制能力在疫情期间继续发挥竞争力。

半年后有合伙人找到王昕,希望合作开一家社区咖啡店。依靠第一家店的模式,第二家名为“半间浮生”的咖啡馆在浙一附近开张,目前他已经在城西银泰开出了第三家店,第四家大兜路店目前正在洽谈中。

去年8月份团队出境游全面放开,王昕认为出境旅游的转折机会来了,至少在国家层面有了政策支持。不过由于三年时间,外部环境发生了太多变化,他判断欧洲游市场恢复得比较慢。一方面受签证的制约,另一方面人员储备、业务培训、提前销售、线路计划需要提前半年的时间准备。他开始重新找当地旅游大巴车公司,寻找当地优秀的旅游接待人员,重新匹配当地酒店资源,拿优惠订房价格,跟航空公司切位,把线路框架迅速搭建起来。当时他判断,欧洲旅游大概要到2024年过完年才能真正复苏。

今年过年后,他陆续接到了一些定制游单子,比如5月去英国切尔西看花展的商务团,暑期去英国自驾结伴出游的家庭小团。“有个好消息,这个月才过半,已经接了三个定制团了,今年市场肯定比去年要乐观,现在我准备把大部分精力放到旅游上来。”

从做咖啡馆老板为主业,旅游为副业,到现在慢慢把旅游成为正业,咖啡成为副业,王昕说自己等这一天等了三年。

由于这几年停摆太久,所有旅游资源重建和市场恢复还需要缓冲。比如国内飞欧洲的航班稀少、专业导游人才缺失、当地的酒店和餐饮成本大幅度上涨,欧洲游并没有像东南亚旅游复苏的那么快,但是定制旅游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

“疫情之后,旅游的赛道已经换道重生,产品转型升级和游客出行需求发生了变化,从业者需要匹配客人的需求,输出更加高品质的产品。”王昕说,定制游对旅游从业人士的资源匹配要求比较高,上游资源比如航空公司、当地酒店、导游、租车服务等,下游到当地景点、百货公司、展会公司、地方旅游局、商务局等等都需要有人脉。”

王昕曾接到一个足球定制团,想买小组预选赛最后一轮比赛,“那场比赛非常难买,谁赢了谁就能进最后的决赛。当时好几个旅行社都在抢着接这个团,谁能买到票,谁就能拿下这个团。”王昕当时是半夜找到了欧洲杯的官网,找到了那场比赛。“我记得我进入这个网站的时候还是蛮兴奋的,但是找场次的时候,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,因为万一买错了场次,等于一个月都白干了!等到票买好,天亮了,单子也总算拿下了。”

还有一个团从意大利米兰到西班牙巴塞罗那,两地隔了差不多1000公里左右,普通旅行社只用大巴车,要开一天一夜。坐飞机只要2个小时,而且欧洲内陆航班票价也很便宜。王昕从网站上找了一家欧洲的航空公司,当时剩余座位已经不多了,但是他们要买50张票,网站上没办法买。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对方发了一封邮件,说明需求,没想到最后对方回了邮件,并要求他把信用卡号码和卡背面后三位发过去。“如果是一般的人肯定不敢回,因为万一是第三方钓鱼网站就麻烦了,不过我们因为经常操作,找的航空公司的官网,最后还是很顺利买到了50张机票。”

根据他多年的欧洲游操作经验,他判断目前杭州的欧洲游市场大概恢复到了之前的20%30%左右,不过上个月杭州已经恢复法国、荷兰签证,这些都是市场利好消息,估计过了暑期,欧洲游市场将会迎来一波好的行情,今年下半年欧洲市场会全面复苏。“2025年春节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,如果市场乐观,明年欧洲游航班会增开,有可能会恢复到疫情前的规模。”

杭州另一家旅行社的出境游负责人告诉记者,疫情三年旅行社流失的人才太多,去年开始出境业务开始慢慢回归,业务开始慢慢多了起来,但普遍存在服务质量跟不上的问题。旅游是迭代产品,疫情之后已经从原来的走马观花型,转变到深度体验游,这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和市场应变能力要求比较高,比如对线路的开发能力,对线路的采购能力,小语种语言的沟通能力等等,这些都是新入手的旅游从业者在短时间内无法掌握的技能。有资深经验、有资源的旅游人才目前市场上最稀缺。

杭州光大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王溢告诉记者,疫情前公司做出境游产品的大概有七八十个人,三年疫情大概走了90%的人,去年开始这些人陆续开始回归,目前人员扩充到四五十人左右。

浙江省中国旅行社集团的出境负责人透露,这个行业收入不高,新手因为收入也不太容易沉下心来,相比之下,有资源的旅游人才能拿下各种高端定制游单子,从而拿到相对高的薪水。不少旅行社老总表示,疫情期间投奔其他行业的旅游人,如果在出境游方面有资深从业经验,他们将优先“回收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